掀开堆云堆雪遮羞布

  在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现任教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著名雕塑家李象群先生的的参展作品《堆云·堆雪》,因为作品中身体隐私部位的暴露,展览甫一开始,艺术家接到相关部门的通知,作品遭到观众投诉。最终作品采用了用布对隐私部位进行遮挡的折衷方式继续展出。
  这一事件引起媒体与观众的普遍注意,是群体文化传统的积淀和个人文化积淀产生了巨大的落差?是艺术家用年轻的身体和老年人的脸,清代传统的服饰与裸露造成的巨大反差产生的对比刺激了传统道德的神经吗?还是这件作品的精神气质与此次双年展形成了一种冲突?抑或是对中国符号的挪用是否已经到了审美厌倦阶段?或者就像李象群先生所气愤地指出的:很多观众对于艺术、文化观念的极其不理解,思维方式所存在的问题? 【详细

北京双年展李象群雕塑

  北京双年展李象群雕塑"堆云堆雪"[组图]
  日前北京双年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览期间展厅里一件等人大小的女人体坐在中式椅子上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原来是整体铜制油彩的作品上有一块布搭在大腿上挡住了私处,这块布与整个作品很不协调。此作品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象群的雕塑家作品《堆云 堆雪》。据雕塑家本人反映,作品展出后他收到相关部门的电话通知,据说是因为有观众对此件作品投诉,调查后作品的处理方法是用一块布来挡住私处,对于此事雕塑家本人感到困惑和不解...>>>【详细】
  李象群就"堆云堆雪"表态:我的忍耐已到极限
  “很多网民不是从艺术的角度来讨论这个事情,而是从欲望的角度。这件雕塑首先与“慈禧”没有任何直接关系。哪能说带这样一个帽子就说是满族?其他民族不可以带这样的帽子?我本人就是满族。还有人说“大逆不道”,我要问问怎么就是大逆不道了?一件艺术品,为什么男性就可以暴露生殖器?艺术形象是女性怎么就不可以了?我认为是有误区的。另外就是作品的形象使它具备了一种权力的象征(包括屏风、椅子、清代服饰、栏杆),而大多数观众的对这种有权势象征的人物的裸露是不能接受的。就是说有权利象征的符号都不允需裸露...>>>【详细】
  李象群谈"堆云堆雪""遮羞布":请观众不要再误读我了
  7月10,在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10日,在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一尊“衣不遮体”,袒露私处的清宫女人体雕塑引起了观众的非议并陆续有观众投诉该作品,要求将“私处”遮住。雕塑的作者出于无奈只好用一块白布作为该女人体的“遮羞布”>>>【详细】   

清华大学李象群教授照片简介[图]

  清华大学李象群教授照片简介[图]
  李象群 男 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院学术委员会委员
  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1982 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留校任教
  1990 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
  1990—2000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所任职
  2000—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任教
  作品展:
  2005 大山子 798双年展 《各玩各的》 作品《争霸春秋》 北京·中国
  大山子艺术节《临界——0工场》展 作品《0——100》 北京·中国 ...>>>【详细】

  清华大学教授李象群"堆云堆雪"访谈录
  我本人特别尊重每一个观众对我这个雕塑的看法,骂也好,支持也好,我觉得都应该作为他们应该表达的。这个是我本人对所有的观众,包括网民的一个尊重,他有他的权利,他可以这么去说。正像他们也允许我来说话一样,我们是平等的,作为人来讲是平等的,我有我的思考,观众有观众的思考,作为我的思考,因为是拿了几个符号,因为这几个符号其实挺代表东方的符号。>>>【详细】   

校内网上惊现清华学生裸奔图[清晰组图]

  清华大学教授李象群谈裸奔:女生加入更刺激
  就在媒体热炒“清华男生裸奔”时,清华大学教授李象群觉得意犹未尽,当他了解到几名毕业生的裸奔行动发生在午夜时,连连叹息:“还是不够刺激,要白天才好。我要是你这个年纪,一定要在白天跑,还要带上几个女生一起,这样才正常嘛。”
  李象群觉得,在很多事情上,艺术家跟圈外人“简直无法沟通”,他把原因归结为综合素质的“木桶理论”。
李象群说,“实际上是教育体制和美育的问题。我们的大众,从何时开始接受美育,又是到小学几年级就结束的?我们有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实际根本不是,因为他们接受的美学教育,只是小学毕业,可能小学都毕业不了。这样低的水平只能说没文化。”
  凑巧的是,李象群在不久前也遭遇了一次“裸体门”事件。在“2008年第三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李象群的雕塑作品《堆云堆雪》表现的是没穿裤子的慈禧袒胸露乳地坐在一把椅子上。在展览开幕当天,这件作品便遭到观众的投诉。投诉者称“慈禧”露出私处太过“不雅”。主办方最终决定,用一块布遮掩住“慈禧”的私处。此事又被圈内人戏称为“遮羞布”事件...>>>【详细】
  "清华少数人的裸奔节"男主角付桂衍资料简介[照片]
  清华毕业生校内裸奔真相:女生尖叫为其加油
  "清华少数人的裸奔"并不是"人文气息"   
艺 术 名 家 评 价
陈丹青评价"堆云堆雪":对历史感和心理状态的挑衅
《堆云堆雪》的观念我以为是后现代的。李象群将“人体”和 “慈禧”这两个不同观念重合。我们熟悉“慈禧”,也看过很多艺术作品中的裸体,单纯一个慈禧的概念,单纯一个女人体的概念,都不会达到这件作品逼真的荒谬感。现在慈禧没有穿衣服,而没穿衣服的女人体又是“慈禧”,我们的历史感和心理状态会错位,李象群很巧妙地用这种方式完成了挑衅。
他采用半裸体要比全裸体更具有挑衅性。慈禧是权威的象征,她如果全裸体,效果会太过分,半裸体,则荒谬感正好,李象群的写实工夫原来就很正,做得很“像”,越像,越显示慈禧不可能这样,而作品使慈禧这样,因此李象群的“角色错位”做得非常“到位”,如果形稍微不准,身体稍微夸张一点,作品就失去分寸感和说服力,不可能产生荒谬感。这件作品在李象群的实践中是个大胆而成功的超越>>>【详细】
司徒安:作品完美继承了世界雕塑传统写实注意历史衣钵
《堆云堆雪》的观念我以为是后现代的。李象群将“人体”和 好的艺术家是一个魔术师,他可以逆转时间,用艺术手法把历史人物再次呈现在你的面前。“堆云?堆雪”就是一件再现了慈禧这个人物的好作品。
对于慈禧评价在历史上往往众说纷纭。有人说她曾是年轻貌美的,有人说她是富有心机的,有人说她是权力欲极强的。可以说她代表了一种特殊的女人:貌美、聪慧、权力欲>>>【详细】
包林:借作品表达观念是艺术家的社会责任
李象群的这件作品也是这样,她实际上就是一个女人,一个成熟的女人,一个裸体的女人,很性感的女人。实际上我觉得和其他作品相比,李象群在对这件作品处理上更大胆一些,发挥了他所有的想象力,做得很美,很典型,很中国。这个实际上是把一些我们认为的神圣不可侵犯的,高高在上的历史人物,从那个神坛上放回到地面上来,表现了一个普通女人的本性>>>【详细】
殷双喜:拼接与转喻不等于戏说历史
《堆云堆雪》这件作品是一件很有想象力的作品,它试图建立起一种古代历史人物与当代社会生活之间的文化联系。它很适合李象群这样具有优秀的写实能力的雕塑家的表达,它具有很鲜明的后现代主义特征,具有拼接与转喻的意味,但不是戏说历史。>>>【详细】
黄锐:裸体不是为了吸引眼球
“堆云堆雪”是一件优秀的雕塑作品,同象群以往的作品一样,通过人体雕塑的方式,展现出历史人物的活力,同时其作品中也渗透出一种呼吸的张力。
李象群在这里采取的半裸体的创作方式,与当下所谓的艳俗主义是没有关系的。有人会有这种理解,恰恰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对人体的理解越来越艳俗。那些“艳俗艺术家”是要通过裸体这样的形式掩盖其创作功力上的不足。而李象群没有这个必要,他有很扎实的雕塑功底,这里的女人体展现的是艺术家对所创作的人物的理解,是一种必要的创作方式。 >>>【详细】
何桂彦:身体的,还是情色的?古典的,还是后现代的?
在我看来,李象群的《堆云?堆雪》并不属于“香艳”艺术,但是他创作的的“身体”并没有处理好“身体”和“欲望”,“身体”和“情色”的关系。关键的问题出在这种古典化的写实语言上。从理论上看,“身体”属于后现代的美学范畴,表征着政治、社会、性别等等问题,但“欲望”和“情色”却属于视觉和审美趣味的问题,如何将一种后现代的美学观念与古典的写实语言有效的结合,本身对艺术家就是一个挑战。我觉得《堆云?堆雪》并没有处理好观念与语言之间的结合问题。>>>【详细】